【子宫切除不想怀孕】

在来美国CCRH驻中国办事处咨询美国试管婴儿的客户中,我们总能听到“试管婴儿是不是可以做双胞胎?”“我想要生两个,好是一男一女,凑个好字。”“你们能保证我一胎抱两吗?”等问题……
确实,能够一次拥有两个宝宝,估计是所有准备当妈妈的人为梦寐以求的福气,然而在自然受孕的情况下,能怀上双胞胎的人却是少之又少,在现实的这种情况下,不少家庭把目光指向了美国试管婴儿。
试管婴儿技术主要通过促排卵刺激女性卵巢内的卵泡发育,然后从中取出卵子进行体外人工受精,再将发育的胚胎移植到子宫里孕育。据统计结果而言,试管婴儿双胞胎的几率比自然受孕高20%-30%,远高于自然怀孕。
因此不少不孕不育夫妇把试管婴儿当做生育双胞胎、龙凤胎的希望,希望通过试管婴儿实现他们一胎抱两的心愿。
然而凡事都有两面性,试管婴儿双胞胎也是如此,你在享受双胞胎给你带来的幸福感的同时,也要承担更多的风险。
一般情况下,女性的子宫只适合一个胎儿舒适的生存,一旦两个胎儿挤在一起时,往往会超过子宫这座“小房子”的承受能力,有时还会导致其中一个胎儿被另一个胎儿吸收,或者导致胎儿们提前出生,引起早产儿等情况发生。
此外,多胎也容易引起其他并发症。多胎的贫血发生率是单胎的2.4倍,贫血会导致胎儿缺氧,生长迟缓;妊娠高血压综合征发生率也为单胎的3倍,且多为不易控制的重症。
更为重要的时,胎儿个数越多,流产率越高。
由此可见,多胎妊娠无论是对母体还是胎儿都会造成一定程度的不利影响,美国CCRH在此也劝告对生双胞胎有执念的准爸妈们,能生下多胎固然是好事,但也要依自身的身体情况而定,为了母亲与宝宝的健康着想,拥有一个健康的宝宝,肯定比拥有两个不健康的宝宝要来得好!

心疼妻子,并不想后代遭受子宫内膜异位症的苦,他选择了安徽助孕试管助孕

据悉,世界上80%的女性会出现不同程度的痛经。牛津大学知名妇科博士曾在英国成就协会会议上对此做出说明:超过三分之二的女性会遭受痛经的折磨,这其中又有四分之三的女性无法工作,影响正常生活。
一起来看看痛经发作时女性的状态:腹部痉挛疼痛,头痛,背痛,坐卧难安,恶心呕吐,手脚发冷,大汗淋漓,面色苍白,更有甚者会痛晕过去。你说可怕不可怕?
痛经可分为原发性和继发性,而子宫内膜异位症就属于继发性痛经的一种,今天我们就跟着X女士的案例来看看这种病给女性带来的痛苦。
X女士是个乐天派的姑娘,她走到哪儿就会把笑声带到哪儿,身边的同学和朋友都特别喜欢跟她在一起。度过了无忧无虑的童年步入青春烂漫的花季,没人知道整天热热闹闹的X女士每月都要忍受大姨妈的痛苦,那时候,每逢赶上生理期,X女士都痛的直不腰,严重的那两天她只能卧成个虾米跪在床上,生无可恋的盯着墙上钟表的滴滴答答。她觉得只有秒针和分针,才能带走她的痛苦。
随着年龄的增长,X女士的痛经情况愈加严重,母亲说了多年的那句话她早就烂熟于心了:哪儿女人不痛啊,将来结婚生了孩子就好了。还不到20岁的X女士守着看似遥远的人生大计,完全看不到方向在哪儿,但是也正是那个时候,她人生中最重要的那个人出现了。
L先生是她的大学校友,摄影专业的高材生,跟X女士站在一起那绝对是郎才女貌,当年,X女士绝对是新闻系一姐儿,在校期间一直出任校报主编。毕业后,顺利进入电视台做了一名出镜记者,而她的搭档就是自己的恋人L先生,可以说,这是一对神仙眷侣。
他们结婚算早的,也考虑过要孩子的问题,因为在X女士的心里,似乎生了孩子自己痛经的毛病就可以康复了,但是,积极向上的她对待事业还有一股近乎狂热的追求,她心气儿高,总想着最大化的实现自己的价值。这就有了一个矛盾,是备孕还是避孕。最后,夫妻俩商量,28岁之前全力打拼事业,L先生说保证让X女士30岁之前当妈妈。
如果人生的每一步都能如规划中一般多好,那会避免很多的挫折和苦痛。但真的这么顺顺坦坦了,也就不叫人生了。X女士一直渴盼的怀孕生子后就不会痛经的愿望在备孕环节就遭到了严重打击,从28岁开始备到30岁出头,X女士终于带着满腹疑惑去看了医生,医生告诉她说她这是典型的子宫内膜异位症,而且X女士的程度还是异位症里较严重的,如果不手术,根本不用考虑怀孕的事。
就这样,三年时间里,X女士连续做了两次宫腹腔镜联合手术,每次做完医生都说很成功,并告诉她要尽快怀孕,因为如果超过半年怀不上,内异症复发的几率是很大的,头顶着巨大的压力,又是无休无止的艰苦备孕。
时间很快就来到了X女士的34岁生日宴,那一天,X女士哪儿都没去,就在家里跟L先生简单的吃了个蛋糕,那顿饭,X女士吃的泪流满面,她几度泣不成声,她问L先生:我只是不想再被痛经折磨了而已,是不是老天爷嫌我要孩子的心不够虔诚,要如此折磨我?看着妻子这些年来忍受的痛苦,L先生难过极了,他巴不得代妻承受这份痛苦。
L先生提出了试管婴儿助孕,他说不论怎样,早一天怀孕就可以早一天结束妻子的痛苦。跟朋友打听,自己也去医院实地查看,最后,L先生得出结论:国内试管还是得靠碰,碰成功了怎么都好说,如果不成功,对妻子的身心都是更惨重的摧残。了解了国外试管成功率和治疗流程,他最终决定要去海外做。
没错,是L先生找到的初恩宝贝,这在我们服务过的众多客户中,也算比较少见的情况,我们看到了他的拳拳爱妻之心。2018年初,L先生说:尽快安排吧,真的不想妻子再遭罪了。
X女士的取卵情况特别顺利,一个周期收获6颗囊胚,经过PGS筛查后,又是一个喜人的成绩,她有四颗胚胎通过了健康测试。在得知可以按照自己的心愿选择移植时,这个男人说:我们万般不舍,只能放弃女儿,因为我实在不想看到自己的女儿将来也重蹈妈妈的覆辙,生儿子就好。
X女士的儿子在2019年9月2日平安出生,为人父母的都懂得,做了爸爸妈妈,什么都想给孩子最好的,一辈子不舍得他受半点委屈。

试管婴儿30年:别说不想生,怀个娃没你想得那么简单

12月15日,北京电视台一档节目特邀“中国生殖医学梦之队”——北京大学第三医院生殖医学研究中心的乔杰院士及团队,向大家介绍这些年来辅助生殖医学技术的发展,1988年中国大陆第一例试管婴儿就是在该院诞生的。

2018年恰逢试管婴儿在中国30年,当下中国不想生孩子的人越来越多,试管婴儿于他们就更是遥远的事儿,但实际上对于一些夫妻而言,想怀个娃可能没那么简单。

切除子宫想要孩子

一直以来我国都没有全面系统的不孕不育症(注:未采用任何避孕措施一年以上,仍没有怀孕的夫妇)流行病学调查,对这一群体规模还难有准确数据。此前有媒体报道,中国人口协会等联名发布的调研报告显示,中国的不孕不育率从20年前的2.5%攀升到2012年15%左右,患者人数超过5000万,即每8对夫妇中就有1对有不孕不育问题。《国际流行病学研究杂志》2014年曾发布过一份全球不孕不育症趋势研究,该研究综合了全球52份相关研究结果,估算全球大约有10%的人面临不孕不育问题。

另外,全球疾病负担研究(GBD2017)的全球不孕不育流行率数据也显示,中国的不孕不育症流行率在全球范围内处于一个较高的水平。若根据GBD2017不孕不育症流行率数据计算,中国不孕不育人数可能在4000万-5000万人之间。

对于这些夫妻,求医成了必然之路。目前,治疗不孕不育的方法主要有三种:药物治疗、手术治疗和辅助生殖,辅助生殖技术又分为人工授精和体外受精-胚胎移植(即“试管婴儿”)两大类。试管婴儿是人工授精失败的下一步应对手段,也是很多不孕不育夫妻最后的救命稻草。

据报道,2016年3月份,国家卫生计生委副主任马晓伟在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新闻中心曾表示,中国经批准的辅助生殖机构年均完成70万例辅助生育手术;《科技日报》在2018年的一篇报道中则提到,中国每年通过试管婴儿技术出生的人数有20多万人。这与上述不孕不育人数差距很大。

此外,要是拿这一数据与邻国日本相比,也能看到试管婴儿技术实施在中国的“成熟度”。中国通过试管婴儿技术出生的婴儿占总出生人口的比例远低于日本,而根据GBD数据日本的不孕不育症流行率要远低于中国。

根据中国《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条文规定,实施试管婴儿技术必须在经国家批准的辅助生殖机构进行。有理数在国家卫健委官网发现一份2017年4月发布的《经批准开展人类辅助生殖技术和设置人类精子库机构名单》,截至2016年末,全国共有451个辅助生殖机构。

但这451家辅助生殖机构,并不是每个都可以实施试管婴儿技术。全国451家机构中仅72.7%的机构可以实施常规体外受精-胚胎移植(第一代试管婴儿技术)、卵胞浆内单精子显微注射技术(第二代试管婴儿技术),而能实施植入前胚胎遗传学诊断技术(第三代试管婴儿技术)的机构仅41家,占比不到10%。

切除子宫会怀孕吗_子宫切除 孩子_“我想试管婴儿一胎抱两!”“不,你不想。

虽然三种试管婴儿技术并不是简单的技术升级,它们都有相应的适应症,不能用优劣、先进与否区分。但由于第三代试管婴儿技术的技术门槛更高,目前在国内并未大规模使用,这也让一些想“优生”的夫妻需求难以满足。

而即便是这样,在一些地区辅助生殖机构还存在较严重的供给缺口。有理数统计发现,在全国31个省份中,各省份每个辅助生殖机构平均覆盖人口从100多万到800多万不等。而按照国家卫计委2015年发布的《人类辅助生殖技术配置规划指导原则》中的测算方法之一,原则上每300万人口设置1个机构,很多地方未达到配置规划。

三十年过去,试管婴儿技术在中国已是“而立”之年,但无论是从其服务覆盖人口还是服务质量而言,都还难说成熟。在目前晚婚晚育以及放开二胎的时代背景下,试管婴儿技术更需要引起重视。

数据新闻编辑:汤子帅

新媒体设计:许骁

校对:柳宝庆

切除子宫卵巢试管

标签: